一水禾/易水河

我想让霍琊给我生蛋。
 


p2女装慎,像素低,p1用黑一姐官图挡一下。


回老坑,为响应扫黄打非所以把下半身涂了。【?】

可能整个霍琊tag里最社情的就是我了。

查看全文

最近几个月的涂鸦xxx儿童破画,看看就好【】手绘更后面的时间是更晚的。

最后一p是鼠绘!我的手疯狂抖0-0

【胜出】弄假成真(二)

冒死码字x

大概是相亲恐惧症咔×爱财小服务生久

又名《霸道总裁的契约娇妻:宝贝别想逃》

第一章请移步个人主页,我不会做外链【哭泣】


   “演的差不多就行了,”爆豪胜己把他推出去,“付了帐之后,我就当没见过你,从此江湖不见。”


   绿谷出久心里暗想就算你要真想跟我发生点什么,要死皮赖脸不肯走我也不可能答应。


   其实这人硬件条件非常好,五官线条硬朗成熟,很有味道,也看得出来平时有注意保养身材,小腹结实腿部肌肉流畅,没有多余的赘肉,和他平时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些比也不遑多让,要说为什么绿谷出久就这么爽快地答应了,钱的原因占了一定比例,脸的话也有相当一部分--------可惜这人却不懂得珍惜,一副凶神样子,摆着个“我杀你妈”的黑社会脸,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多看几眼都夭寿;而且从他的言行举止推测,这个男人脾气很大,谁要是跟了他得把他当祖宗伺候,搞不好还有家暴倾向。




    在过去的一分钟里,爆豪用极简的语言和粗俗的用词大致地讲了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绿谷也终于明白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故事情节如他所料非常套路,爆豪胜己先生像所有故事里的帅气公子哥一样,仪表堂堂风华正茂,但他的母亲也像所有的母亲一样,对她母胎solo的儿子非常担心,每天幻想着他下了晚班,疲惫地打开门,但只能一个人面对空荡冷清的房间的情形。那一刻爆豪的背影一定坚韧却又孤单万分,惹人心疼------事实上,这位孤独却又坚强的钻石王老五活的相当自在,他认为他妈(这里可以理解成代词)完全是在扯淡,成功人士的背后,应当是一根同样成功的脊椎骨,而不是一个所谓温柔体贴、娇小可人的贤内助。


   要是又多一个爆豪光己这样婆婆妈妈的女人出来管他,他还不如不出生。



   问题的关键是,这个老太婆根本不听他讲。

   哦,“老太婆”是爆豪说的。



   所以他想,干脆就来一次绝的,他打算这次出来吃饭,他就跟他妈妈、还有那个他根本不认识的女的宣布出柜。


   说到这里的时候,爆豪尤其强调自己是个宇宙无敌超级螺旋鸡儿梆梆硬的钢铁直男,找个“男朋友”,也完全是为了今后做打算,等有了女朋友,又要催结婚,结了婚又要催着买房生孩子,麻烦一大筐,还是男朋友好,绝后患,绝对不是因为有任何的那种倾向,同时他也暗示绿谷找上他只是因为凑巧,叫他不要有非分之想,就算是真的出柜,他也不会和这种社会底层的服务生混一起。



   而且他长得这么矮,眼睛还这么大,明显的零号嘛。




   绿谷已经习惯了他这种伤人的态度,心中默念不生气,再怎么样,也不能跟钱过不去。



   爆豪胜己用鞋面带上工作间的门,绿谷看他的皮鞋好像很高级的样子,心想有钱人还真是花样多。


   爆豪:“手机拿来。”


   绿谷:“啊??干……干嘛?”


   爆豪:“快点!“


   绿谷战战兢兢地掏出自己几年前的智能机,腹诽自己是得罪谁了要这么听他的话。爆豪一把抢过去,一摁锁屏键,又抛了回去:“输密码啊!”


   绿谷只能不情不愿地开始咔咔咔按密码,这人还真当自己是上帝啊。所以他为什么要这么怂啊??


   接过去又是捏着手机一通乱按,爆豪胜己啧了一声:“什么破手机,卡死了。”过了一会说,“还九键呢,你知道废物才用九键的吗。”


   那有本事您还我,别用。


   爆豪输了什么东西之后又把手机往他身上扔,绿谷手忙脚乱地接住,见他把自己的掏出来,开了录音,”快点照着上面念,老子没时间再给你耽误了。“


   “…….我,括弧这里是你他妈的名字括弧……”


   “都说了这里是你他妈的名字吧?!”爆豪胜己愈发确定绿谷出久是个傻逼,现在说后悔还来得及吗。


   “哦哦……我,绿谷出久,承诺会配合爆豪胜己先生,出演他的男友,在表演期间完全听从他的指示,尽全力满足他的一切要求,同时不做逾矩的行为,不给他添乱,人财两清之后再无瓜葛,绝不纠缠……”这完全就是卖身契吧??



   而且谁会想要纠缠这个什么什么爆豪胜己啊??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名字跟他的性格还真是意外的合适,而且好像还有点耳熟。


   爆豪总算是满意了,收了手机,也不管绿谷,快步走在前面。他耽误的实在有点久了,好不容易才找个借口脱出身来,时间一长,那个狡猾又多事的老太婆就要起疑了。



   绿谷看自己一愣神那人就没影了,赶紧收好手机追了上去。

   这一前一后的,哪能是一对啊,就算是,也是下一站分手的那种。


                                                                                          -TBC-


对于服务生的看法完全是剧情需要......!我对于服务生小哥哥小姐姐还是非常尊重的x

九键那个也是!!本人因为使用二十四键而被广大网友嘲笑【。】

大概是报复【危险发言】

查看全文

【胜出】弄假成真(一)

克制不住写了这个设定!实在是太可爱了【哭】

大概是相亲恐惧症咔×爱财小服务员久

第一次写胜出希望大家可以喜欢xd有不足的地方也希望大家可以指出~

下次更新不知道什么时候,随缘






   “喂,你,过来一下。”



   “啊?”被眼前这个突然叫住自己的陌生男人指着,还很气势汹汹的样子,绿谷出久有点懵,一时间不知所措,“先生您是说我吗?”环顾周围,四下无人,那说的就是他没跑了。

   “对,就是你,”爆豪胜己看他一副痴呆样就气打不过一处来,不叫他还能叫谁?心中无名火更胜,“过来,我有事要跟你说。”



    绿谷出久心里有点委屈,却也无可奈何,只能苦着脸朝那人的方向走去。顾客至上这话说得没错,但有必要这么颐气指使、自然而然地行使特权吗?操着这么来者不善的口气,一听知道是要来投诉的了,绿谷心想自己还真是倒霉,莫名其妙撞在这么个炮口上,他根本没见过这名顾客,却要被当做出气筒臭骂一顿,要是引来经理,搞不好年终奖也要落空。

   想想就难过,看来猪排饭的计划要缓缓了。



   爆豪胜己看着绿谷磨磨唧唧,一副不忍卒睹的小媳妇样,一时气结,拉着他就走。



   “诶诶诶……!!!!您这是要干什么???”绿谷出久被一股大力生硬地扭着手腕,完全是被拖着走,一时没明白怎么回事,忘了挣扎,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被人拉进了工作间,“咔哒”一声,唯一的出路也被锁死了。



   不是再三说了这种只有工作人员才能进入的地方不用的时候一定要锁好门吗!!!绿谷出久悲愤万分。



   昏暗的灯光,狭小的空间,(被挤得)紧贴着对方的两人,被牢牢禁锢住的手腕,静得可以听清呼吸声的气氛……这样意外熟悉的场景,令绿谷出久不禁紧张了许多,心跳加速了起来,呼吸也浊重了几分。



   这是……



   这是要打起来的架势吗!感觉自己已经被带到暗处,马上要被悄无声息地做掉了!

    随后绿谷出久想到自己也是有好好锻炼的,心也稍微放下些许。


   爆豪胜己完全没能预料到这个工作间塞了两个大男人之后会变得这么挤,暗想失算,这种和陌生人肌肤相贴的感觉令他非常不适,那个绿头发的服务员他妈的用的到底是什么牌子的洗发水,一股奶味,他是娘娘腔吗!奶味冲得他鼻子发痒,一秒都无法忍受,态度也愈发差了起来,“你他妈挨我那么近干嘛!滚远点!”

   “我哪里想啊!”绿谷出久发现这男的简直无理取闹到了一定境界,他已经做好打架的准备了,“先生你拉我进来是想要做什么?!”

   爆豪胜己拧着眉头,脑子里过了一遍麦克斯韦和弗洛伊德,以及昨天晚上老太婆看的泡沫剧台词,就稍微冷静了下来,“帮我一个忙。”


   “?”绿谷明显没反应过来这事情是怎么一个发展,他等着要正当防卫呢。

   “演一场戏。”


     什么嘛,原来是星探啊。现在探星的人流行说话语气这么拽的吗。


  “不是星探!”爆豪胜己咆哮,面目狰狞。

  “咦你怎么知道我想什么……放手啊啊啊啊啊痛痛痛死了----------------!!”绿谷挣开钳着他的手,这人是故意的吧!!

  “总之不要多问,我遇到点麻烦,要一个人跟我演场戏。”爆豪胜己看了他一眼,顿了顿,愤愤地补充道,“酬劳不会少你的。”

  “我要演什么?”有钱,就好说了。

    爆豪看着正色的绿谷,一瞬间竟然不知道是该欣慰还是更加气愤。



   “我男朋友。”

     


     爆豪胜己想到眼前这人的傻样,便无比艰难地说。



                                                                                         -TBC-

查看全文

跟大家讲个笑话。
在网上买了一套雷安的贴纸,请非圈内的同学帮我去拿快递。快递名叫“雷安全套贴纸”
快递小哥看了她三秒:“你买


安全套

的吗”



我他妈笑爆,但是现在全小区都知道她买安全套了,同学想打死我,怎么办,在线等,急。
占tag致歉。

查看全文

【瑞金】妓

       小时候金和格瑞一起住在贫民区。顾名思义,贫民区里大抵都是些乱七八糟的人。每次矿区下工的时候格瑞总逼着金跟在自己后头不许乱跑,因为他实在不敢想象在这样一个女人极度缺乏的星球,一堆没有文化的粗野男人会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孩做什么。

       其实格瑞起初并没意识到在二十个饥渴的大男人和一个水灵的小男孩之间会发生点什么,那个时候在他的概念里,金所能遇到的危险也只能是被抢劫一类。但所有人都清楚住在这里的没一个人值得去抢上一次,对于他们来说,口袋里叮当响是赞叹谁有钱的褒义词,很多人连条像样的裤子都没有,又哪来的口袋?
       那,怪阿姨?
       这个星球连女人都没几个。

       后来他们家隔壁搬来了一户新人,一个上了点年纪的女人,很胖——这在这样一个地方实在是很不寻常的事情——戴着廉价而繁重的首饰,花里胡哨得让人不敢直视。一个皮肤蜡黄的姑娘,衬衣上是发黄的汗渍,下面贴着干瘪的胸脯,明明看起来应该是在一个朝气蓬勃的年龄,却是苦着张脸,瘦的可以说是一把骨头撑着一张皮。还有一个看起来很疲惫的腼腆的男孩子,罩在一件明显不属于他的宽大的罩衫里,身上意外的有一股刺鼻的脂粉味。
       搬来之后大晚上金的家边上男人多了很多,无一例外都是形迹可疑。夜里时常传来如牝猫般短促的尖叫和喘息,金他们的破烂房子也随着隔壁一同在不知从何而来的撞击之下晃动着,而且通常都是一整晚。
       “早知道就不应该让那个女人在隔壁做生意。”秋烦躁地甩上窗户。

       过了段时间之后尖叫声意外地停止了,格瑞路过旁边屋子的时候,也再看不到那个眼神空洞洞的,衣不蔽体的姑娘。听矿上的人说,似乎是被哪个不知下数的给玩死了。最近几天姑娘的死是大家茶余饭后的好话题。
       “不管那个女表子是怎么死的,”一个人如是说,“剩下的那个男孩还蛮不赖,”他往地上狠狠吐了口唾沫,啧啧嘴,“贵是贵,值倒是真他妈值。”其他围坐在旁边的人一齐哄笑起来,挤眉弄眼地要他再继续说下去。

       “格瑞,”金往那边望,他向来对热闹的地方很感兴趣,“那里好像很有意思的样子,我们去看看吧?”
       “走了。”格瑞不许金停留半分,他的脸背着他,使金看不清他现在是什么表情。“别和他们靠太近,不安全。”
       金瘪瘪嘴,有点失落。“知道了。”格瑞从不许他东看西看,对他来讲,走路就是走路,回家就是回家。“那跟格瑞在一起就最安全了,对吧?”他扬起脸来问。
      “……嗯。”
     金笑起来。
     其实格瑞也不清楚。

                                          TBC

感觉我又欧欧西了。不管。
自娱自乐,自娱自乐。
另外标题是骗人的。没写完。。。后面是车吧。

查看全文